③
  今日關註:夜市中的財富
  夜市不僅是一個人氣的聚集地,更是財富的聚集地。有太多的人通過夜市或地攤賺得了人生的第一桶金。他們有的早已離開這一行當;有的還堅持著已小有成就,或已成為行業坐標。
  觀察還在夜市裡打拼的人們,我們看到了這座城市的發展,看到了居民生活水平的不斷提高。
  本期夜市經濟中,我們將主要關註這些創造財富的夜市人,他們所經營的品牌目前已為大眾所熟知;此外,還有著不為人知的創業秘訣。
  大石壩九村烤腦花,五湖四海的食客們品嘗著美味的烤腦花。 本版圖/重慶晨報記者 苑鐵力
  但家飛為食客們精心烤制美味的腦花。
  故事>
  九村烤腦花
  一個地兒成了一種美食代名詞
  有人開玩笑說,不論你是本地人還是來自外地,大白天在重慶打輛出租車,告訴司機你要去九村,司機肯定會告訴你:“九村”晚上才開,現在去還吃不到。
  九村已經不僅是“大石壩九村”這個地名和公交車站牌名,它在近年來已成為一家以賣燒烤為主的生意代名詞,這家店的腦花最出名。而現在“九村”不僅在重慶,在全國多個省市開都出了自己的分店,60幾個“九村”讓外地人也能嘗到重慶的烤腦花。
  談到自己的生意,九村烤腦花的老闆但家飛有著說不完的故事。不過現在,他思考的更多了,也不再是10年前那個為了生計擺著夜攤數零票的地攤人。
  他獨創了燒烤腦花
  1982年出生的但家飛,看上去比同齡人要成熟許多,近年來發福的體形讓人感到他近幾年來生意應該還做得順心。不過回到12年前,但家飛卻沒有現在的好心情。
  2002年,但家飛從渝北一中學畢業,本已考上當時西農的他由於家庭遭遇經濟變故放棄了繼續讀書。接下來的時間里,為了生計,但家飛拿著身上僅有的400元錢開始了自己的小生意——從建新市場進貨到玉帶山去賣,這樣的水產生意卻沒堅持太久,“太容易吃虧上當了。”
  一年以後,還是為了生計,但家飛在親戚的介紹下與一位燒烤師傅學起了手藝,之後便與當時的女友現在的老婆在大石壩旁邊擺起了地攤,“九村之前並無腦花。”但家飛說,燒烤腦花應該是他的獨創,“做水產生意時就會涉及到腦花等品種,我發現腦花烤起來味道很好,鮮嫩可口,加上燒烤調料更是符合重慶人的口味。”
  2004年末2005年初,但家飛靠手藝吸引了不少回頭客,於是狠下心拿下了現在九村總店的門面,開始做起了有招牌的生意,“其實,那時候每個月的利潤也就六七千元,但門面就要6000多,開始的時候根本沒利潤。”
  不過,在最初只有12張桌子的燒烤店里,但家飛堅持下來了,也讓九村不再是原來的那個九村了。
  要把九村開進美食街
  九村被人廣泛知曉還是在2006年夏天,“世界杯少不了啤酒夜宵,我們也就在那個時候迅速發展起來。”但家飛還記得那年世界杯上齊達內因為用頭撞人時現場球迷的驚訝,而他卻在為這些球迷烤著腦花。
  “之前每天只能賣30個,之後就成倍增長了。”按照但家飛的計算,現在九村烤腦花總店里每天烤出的腦花有500個左右,“最初我們的進價是七八角,現在是3元左右。”儘管現在的售價高達每個12元,但作料和人工費加進去,實際上烤腦花的利潤並不是店里最高的。
  2009年年底,九村烤腦花第一家分店開在了兩路的二支路,這家店是朋友加盟的,但家飛沒收加盟費。再之後便一發而不可收,“我們收3萬的加盟費,然後配送作料,每斤作料賺1元。”不僅重慶,來店里吃過的外地人也將九村帶到了遼寧、甘肅、河北、河南……
  2011年,但家飛租下了總店樓上的門面,總營業面積達到600平方米,兩班倒從下午4點營業到第二天凌晨5點。這時,但家飛不再親自上陣,只是調作料的時候會監督一下。
  現在,但家飛每天都會去科園四路的新店看看,“這是我們的第一家直營分店,也是發展的方向。”在經歷了加盟店的迅速增長,他認為品牌控制等已成為問題。他打算從這家直營店開始,向主城區每條美食街進軍,覆蓋這些區域。  (原標題:舌尖做主,夜店也有品牌效應 )
創作者介紹

jordan

ej13ejwee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